歡迎來到http://www.nvlbio.live !
當前位置:六六工程資料網建筑課堂工程資料道路工程四川省工程質量事故典型案例

四川省工程質量事故典型案例

08-22 12:04:20  瀏覽次數:916次  欄目:道路工程
標簽:市政道路工程, 四川省工程質量事故典型案例,http://www.nvlbio.live
四川省工程質量事故典型案例


最近幾年來,在對工程質量事故鑒定工作中,我們收集了一些典型的工程質量事故案例。這些案例涉及基本建設程序、工程地質勘察、工程設計、工程施工、材料供應以及質量檢測等各方面,F列舉一部分,供大家參考。 

案例一: 
某工廠新建一生活區,共14幢七層磚混結構住宅(其中10幢為條形建筑,4幢為點式建筑)。在工程建設前,廠方委托一家工程地質勘察單位按要求對建筑地基進行了詳細的勘察。工程于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四年相繼開工,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六年相繼建成完工。一年后在未曾使用之前,相繼發現10幢條形建筑中的6幢建筑的部分墻體開裂,裂縫多為斜向裂縫,從一樓到七樓均有出現,且部分有呈外傾之勢;3幢點式住宅發生整體傾斜。后來經仔細觀察分析,出現問題的9幢建筑均產生嚴重的地基不均勻沉降,最大沉降差達160mm以上。事故發生后,有關部門對該工程質量事故進行了鑒定,審查了工程的有關勘察、設計、施工資料,對工程地質又進行了詳細的補勘。經查明,在該廠修建生活區的地下有一古河道通過,古河道溝谷內沉積了淤泥層,該淤泥層系新近沉積物,土質特別柔軟,屬于高壓縮性、低承載力土層,且厚度較大,在建筑基底附加壓力作用下,產生較大的沉降。凡古河道通過的9棟建筑物均產生了嚴重的地基不均勻沉降,均需要對地基進行加固處理,生活區內其它建筑物(古河道未通過)均未出現類似情況。該工程地質勘察單位在對工程地質進行詳勘時,對所勘察的數據(如淤泥質土的標準貫入度僅為3,而其它地方為7~12)未能引起足夠的重視,對地下土層出現了較低承載力的現象未引起重視,輕易的對地基土進行分類判定,將淤泥定為淤泥質粉土,提出其承載力為100kN, Es為4Mpa。設計單位根據地質勘察報告,設計基礎為淺基礎,寬度為2800mm,每延米設計荷載為270kN,其埋深為-1.4m~2m左右。該工程后經地基加固處理后投入正常使用,但造成了較大的經濟損失,經法院審理判決,工程地質勘察單位向廠方賠償經濟損失329萬元。 

案例二 
某市一商品房開發商擬建10棟商品房,根據工程地質勘察資料和設計要求,采用振動沉管灌注樁,樁尖深入沙夾卵石層500以上,按地勘報告樁長應在9~10米以上。該工程振動沉管灌注樁施工完后,由某工程質量檢測機構采用低應變動測方式對該批樁進行樁身完整性檢測,并出具了相應的檢測報告。施工單位按規定進行主體施工,個別棟號在施工進行到3層左右時,由于當地質量監督人員對檢測報告有爭議,故經研究決定又從外地請了兩家檢測機構對部分樁進行了抽檢。這兩家檢測機構由于未按規范要求進行檢測,未及時發現問題。后經省建筑科學研究院對其檢測報告進行了審核,在現場對部分樁進行了高、低應變檢測,發現該工程振動沉管灌注樁存在非常嚴重的質量問題,有的樁身未能進入持力層,有的樁身嚴重縮頸,有的樁甚至是斷樁。后經查證該工程地質報告顯示,在自然地坪以下4~6m深處,有淤泥層,在此施工振動沉管灌注樁由于工藝方面的問題,容易發生縮頸和斷樁。該市檢測機構個別檢測人員思想素質差,一味地迎合施工單位的施工記錄樁長(施工單位由于單方造價報的低,經常利用多報樁長的方法來彌補造價),將砼測試波速由3600米/秒左右調整到4700~4800米/秒,個別樁身經實測波速推定樁身測試長度為5.8m,而當時測試樁長為9.4m,兩者相差達3.6m。這樣一來,原本未進入持力層的樁,嚴重縮頸樁和斷樁就成為了與施工單位記錄樁長一樣的完整樁。該工程后經加固處理達到了要求,但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 

案例三 
某市一開發商修建一商品房,為了追求較多的利潤,要求設計、施工等單位按其要求進行設計施工。設計上采用底層框架(局部為二層框架)上面砌筑九層磚混結構,總高度最高達33.3m,嚴重違反國家現行規范〈建筑抗 設計規范〉GBJ11-89和地方標準〈四川省建筑結構設計統一規定〉DB51/5001-92的要求,框架頂層未采用現澆結構,平面布置不規則、對稱,質量和剛度不均勻,在較大洞口兩側未設置構造柱。在施工過程中六至十一層采用灰砂磚墻體。住戶在使用過程中,發現房屋內墻體產生較多的裂縫,經檢查有正八字、倒八字裂縫;豎向裂縫;局部墻面出現水平裂縫,以及大量的界面裂縫,引起住戶強烈不滿,多次向各級政府有關部門投訴,產生了極壞的影響。 

案例四: 
某縣一機關修建職工住宅樓,共六棟,設計均為七層磚混結構,建筑面積10001平方米,主體完工后進行墻面抹灰,采用某水泥廠生產的325水泥。抹灰后在兩個月內相繼發現該工程墻面抹灰出現開裂,并迅速發展。開始由墻面一點產生膨脹變形,形成不規則的放射狀裂縫,多點裂縫相繼貫通,成為典型的龜狀裂縫,并且空鼓,實際上此時抹灰與墻體已產生剝離。后經查證,該工程所用水泥中氧化鎂含量嚴重超高,致使水泥安定性不合格,施工單位未對水泥進行進場檢驗就直接使用,因此產生大面積的空鼓開裂。最后該工程墻面抹灰全面返工,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 

案例五: 
某縣級市一鄉村修建小學教學樓和教師辦公住宿綜合樓,鄉上個別領導不按照有關基本建設程序辦事,自行決定由一農村工匠承攬該工程建設。工程無地質勘察報告,無設計圖紙(抄襲其它學校的圖紙),原材未經檢驗,施工無任何質量保證措施,無水無電,砼和砂漿全部人工拌和,鋼筋砼大梁、柱子人工澆注振搗,密實度和強度無法得到保證。工程投入使用后,綜合樓和教學由于多處大梁和墻面發生較嚴重的裂縫,致使學校被迫停課。經檢查,該綜合樓基礎一半置于風化頁巖上,一半置于回填土上(未按規定進行夯實),地基已發生嚴重不均勻沉降,導致墻體出現嚴重裂縫;教學樓大梁砼存在嚴重的空洞受力鋼筋已嚴重銹蝕,兩棟樓的砌體砂漿強度幾乎為零(更有甚者個別地方砂漿中還夾著黃泥),樓梯橫梁擱置長度僅50mm,梁下砌體已出現壓碎現象。經鑒定該工程主體結構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已失去了加固補強的意義,被有關部門強行拆除,有關責任人受到了法律的懲辦。 

案例六: 
某縣有關部門為教師建一廣廈工程,位于河邊,其上游數百米為電站大壩。該工程于1995年11于月開工建設,1997年元月竣工。具有關資料表明,該工程所在地20年一遇洪水水位313.50(絕對標高),但建設、施工單位擅自將該工程±0.00標高由314.40m降到308.16m。致使該工程自1997年投入使用以來,遭遇洪水淹沒五次,洪水水位高出二樓地面約70cm(相當于絕對標高312m),底樓地面受洪水沖刷已多處出現直徑約1m~2m、深約0.5m~1m的管涌坑,直接危及地基基礎的長期穩定和上部結構的安全。受電站卸洪浪涌沖擊壓力影響,二樓樓面板向上反拱(據住戶反應由二樓板縫冒出的水柱高達70cm),室內瓜米石地坪多處破損并與空心板剝離,二樓部分樓面板已不滿足建筑構件安全使用要求。工程設計二個單元九層,實際建造四個單元十層,頂層部分住戶擅自加建到十一層,不滿足現行國家標準《砌體結構設計規范》GBJ3—88》和《建筑抗震設計規范》GBJ11—89~要求。該工程經有關部門鑒定為不合格工程。 

案例七: 
四川省某市玻璃廠1999年4月為增加生產規模擴建廠房,在原來天然坡度約22°的巖石地表平整場地,即在原地表向下開挖近5m,并距水廠原

蓄水池3m左右,該蓄水池長12m、寬9m、深8.2m,容水約900m3。玻璃廠及水廠廠方為安全起見,通過熟人介紹,請了一高級工程師對玻璃廠擴建開挖坡角是否會影響水廠蓄水池安全作一技術鑒定。該高工在其出具的書面技術鑒定中認定:“該水池地基基礎穩定,不可能產生滑移形成滑坡影響安全;可以從距水池3m處按5%開挖放坡,開挖時沿水池邊先打槽隔開,用小藥量淺孔爆破,只要施工得當,不會影響水池安全;平整場地后,沿陡坡砌筑條石護坡;......本人負該鑒定的技術法律責任”。最后還蓋了縣勘察設計室的“圖紙專用章”予以認可。 
工程于7月初按此方案平基結束后,就開始廠房工程施工,至9月6日建成完工。然而,就在9月7日下午5時許,邊坡巖體突然崩塌,巖體及水流砸毀新建廠房兩榀屋架,其中的工人3死5傷,釀成了一起重大傷亡事故。 
該工程邊坡巖體屬于裂隙發育、遇水可以軟化的軟質巖石,雖然屬于中小型工程,但環境條件復雜,施工爆破、水池滲漏、坡體卸荷變形等不確定的不利影響因素甚多,在沒有基本的勘察設計資料的前提下采用直立邊坡,破壞了原邊坡的穩定坡角,而且未采用任何有效的支擋結構措施,該邊坡失穩是必然會發生的。若有正確的工程鑒定,并嚴格按基建程序辦事,采用經過勘察設計的巖石錨樁(或錨桿)擋墻和做好水池防滲處理措施則是能夠有效保證工程邊坡安全的。 

[1] [2]  下一頁

,四川省工程質量事故典型案例

++《四川省工程質量事故典型案例》相關文章

贵州快3下载